首页 新闻宠物社会动漫历史游戏

小伙71天从天津跑回贵州老家:没想过遇劫匪社会不至于这

发布时间:>2018-01-18 来源:和田通过本实验小学

      <kbd id='uKJSy'></kbd><address id='uKJSy'><style id='uKJSy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uKJSy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uKJSy'></kbd><address id='uKJSy'><style id='uKJSy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uKJSy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>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(实习生/刘婷婷)为了圆自己五年前的一个梦想,苏登亮决定从天津跑回贵州册亨县。历经71天,跨越7个省份,近3100公里的跑步距离,14日中午12点过,苏登亮终于回到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2012年毕业于天津农学院,在大学期间他就是马拉松长跑的爱好者,曾多次代表学校参加马拉松赛事。“我想用录取通知书以外的一个东西——跑步的爱好,连接家乡与母校。”最早有跑步回家的想法是在2011年,之后2015年、2016年也都有过动身的想法,但是因为身体等各方面的原因均没能实现。2017年11月初,苏登亮回到母校并下定决心,一路向南跑回贵州册亨老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2017年11月5日,在校友们的欢送下,苏登亮背上20多斤的背包,踏上回家的旅程。2个月的时间里,几乎每到一个省市,他都会得到当地长跑爱好者的助阵和帮助。这次行动让他结识了很多跑友,也把家乡美带到了沿途省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进入贵州后,苏登亮回家的路不再孤单,一些跑团的成员陪他一起回家。14日中午,苏登亮一行步入村口就受到了村民们的欢迎,鞭炮声,掌声,跟跑的村民,整个村热闹非凡。另外,为了庆祝苏登亮顺利跑步回家,家人还特意杀年猪、打糍粑招待远方的客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对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怎么想到要从天津跑到贵州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大学的时候就想完成母校到家的距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每天从几点跑到几点,一天的时间安排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我每天跑步8到9小时。早上7点左右开始跑步,中午找地方吃饭休息,傍晚天黑左右会找地方住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背包里都装了哪些东西?有多重?你认为最重要的一件东西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包一共有20多斤,装了衣服、鞋、药品、吃的等补给的东西。我觉得的最重要的东西是换洗的衣服,因为每天衣服都会湿,而且可能会下雨,所以每天换的衣服会比较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用什么来导航?如何确保能跑对路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除了一般的导航,还有一些户外导航工具,如奥维互动地图等。我每天都会在前一天晚上做细致的路线分析,确保不会走错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每天跑多远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每天大概40-50公里,有的时候会超出50公里,最长的一天跑了70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准备了多少钱?对此次长跑有预算吗?一路上总共花费多少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预算差不多两万元,花费也在预算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途中经历过危险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没有经历过什么危险,就是有的时候天黑了还没到达目的地,太黑了不注意的话会看不见路,遇到一些比较大的汽车会比较害怕。天黑的时候有头灯,而且一个人的时候也得继续啊。路上因为淋雨感冒过,自己备了一些药品,缓一缓,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,降一下速度,调整一下距离,也就行了。途中没有受过大的伤,就是手被擦伤过,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身体上的疼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路上有没有休息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71天在路上都没有怎么休息,有三天没有继续前进,算是休息吧,其余的时间都是继续往前的。这三天休息是有意的调整,身体有过渡期,需要调整。刚开始的一个礼拜,后来半个月,再之后是一个月,也就休息这三天,之后就没有再休息了。下雨天也会继续跑,因为每一天都是有计划的,而且冬天的雨并没有很大,特别地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有没有想过路上可能会遇到劫匪或者遭遇一些不测?做了哪些防范准备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没有想过遇到劫匪,毕竟现在这个社会不至于如此。因为每一天都会更新动态,所以我的朋友们都会知道我的行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在跑的过程中,有没有想放弃的时候?当时怎么鼓励自己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第二天起来,腿部肌肉很紧,很难受,很难想继续前行,每天的这个时候都很疲倦,在这个时候有过想放弃的念头,但是每当再一次打开家的距离的时候,就会发现已经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靠近了,所以又继续往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一路上会不会感到孤独寂寞?怎么排解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有这种时候。第30天左右,这个时候身体有快到极限的感觉。还有就是每天下午傍晚会感到孤独,毕竟夜晚嘛。一般有这种情绪的时候,我会自己思考各种事情,也会和朋友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遇到过好心人帮助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有很多。比如有一次在路上有好心人会停下车来和我交流,谈到我跑步回家的事之后,对方会把车上有的水果拿下来给我吃。也会遇到一些行人,及时告诉我路线,告诉我当地的一些好玩的东西。我去酒店办入住的时候,当前台知道我跑步回家的时候,会主动加我的微信,时不时地问我到哪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看你的微博,除了必要的行程之外,也会去一些当地的景点,参加一些当地的活动,在跑回家的过程中,印象最深的景点或者活动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印象最深的是参加长沙的一个跑步活动,10公里。当时是到了长沙之后临时决定去的,印象最深是因为号码组委会给我一个特殊的号码:3000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觉得此次长跑的最大意义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第一是实现了自己的想法,第二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坚持的力量是超越你预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有人认为这么做费时费钱耗力损健康,你怎么看待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这个我不做回答,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看待问题的方式,很正常。有的人喜欢每个早上花一个小时跑步,有的人喜欢每天抽两个小时来运动。对于有的人觉得两个小时完全可以学很多东西,挣很多钱,但是我们不能去说哪个对,哪个错。每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上都是对的。对于我自己来说,我不这么认为,因为我觉得这是对我自己的一个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家人对你的这种做法支持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开始时不太支持,不过后来也慢慢支持了,或者说不反对了。改观是因为我慢慢地离家越来越近,而且我的弟弟妹妹,亲戚朋友从微信朋友圈推送的文章,贵州的一些媒体也在不断地传播这件事。他们当初反对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全,路上有很大的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经媒体报道后,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影响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对我的影响没有很大,变化也没有很多。但对我们家乡的影响会大一些,村里面很多人都比较自豪,我们村、县也会被跟多人知道,对家乡的传播的影响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平时的工作和训练主要是什么内容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每天坚持跑步10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下次还打算这么跑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目前还没有其他的计划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有什么期待和目标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苏登亮:目前我正在创业,推广农产品和体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